四季奶青然

跳坑去文野了
暂停接稿

國木田正面臨著重大危機,身處於25°的空調之中額角卻細細密密地冒出點點汗液,喉結滾動著又暗自咽下一小份的緊張,連呼吸都不敢輕易灑下。和那個人太過靠近,生怕一點氣息流動都會凸顯出此刻的內心所想,他本就在那人面前無法隱藏。糖果隨舌尖攪動被撥拉至一邊,瑩綠色敏捷地捕捉到躲閃的目光,指尖隨之轉動,領帶驀地又被攥緊一圈拉近。近在咫尺的名偵探笑了,鼻息夾雜草莓的甜味,數只猫爪在他的心上肆無忌憚地撓動

“國木田,你想做什麼呀?”

雷佩|一吻定情

配上 @空雨悠蓝 悠蓝老师的情人节贺图食用(已得授权)向右翻即可
是一个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2900+注意
最后一句话引用了题目同名电影中的一句台词(那一句不是雷狮对佩利说的话!)
是甜甜恋爱脑↓

1.

佩利看着手中包装精致的巧克力越发烦恼

没有买过巧克力理应也没有相关的经验,佩利就这么忘记了身边有个甜食大佬的存在花了近半小时在各种相差无二的巧克力中艰难地挑选。是的,你没看错,只有他一个人在挑。最后根据雷狮爱喝酒的习性糊里糊涂地买下了一排酒心巧克力,黄色缎带系着的紫色包装盒躺在他手心里又是半个小时,佩利缩在房间里纠结了许久仍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他喜欢的人开口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雷佩|待遇

失踪人口回归

极限短打。

有幼佩出没,很老套的吃醋梗

佩利现在有点烦躁

自己的幼年形态正在享受着雷狮的专属照顾,连他自己都没有的待遇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小鬼给抢走了看得他双眼直发红,愤恨地想要扑上去打一顿却迅速被雷狮的一记眼刀给立刻缩了回去,像是有双无形的耷拉着的狗耳朵长在脑袋上显得他此刻十分委屈落寞。而雷狮呢,用眼神教训了大狗后继续给面前的小狗上药,手上的动作不同于平常的狂气反而异常温柔,伤口包扎完毕后上手拍拍揉揉小佩利的脑袋瓜示意他可以去玩了

小狗欣喜又亲昵地蹭了蹭雷狮随后欢欢喜喜被卡米尔领着出门,还不忘走之前调皮地嘲笑一下16岁的自己,随后大笑着关上房门。雷狮默不作声地将医药箱收拾...

没什么好写的

我是穆青然

头像是约稿,别动

随缘更新,偶尔诈尸,圈子杂多,跳这跳那

© 四季奶青然 | Powered by LOFTER